笔趣阁小说网 > 我要做门阀 > 第九百二十四节 迷雾(2)

第九百二十四节 迷雾(2)

        延和二年春三月二十五。

        鶄泽之中,如今已是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诸水、南池等部而来的义从们,现在挤满了鶄泽两岸的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起码有五六千名年轻的乌恒青壮,汇聚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所有人的脸上,都洋溢着兴奋与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已经亲眼见到了,那些为伟大的天子与天使立下功劳的勇士们,得到的奖赏——那些屁股大、胸脯饱满,还带着孩子的寡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乌恒人来说,简直是无法抵御的诱惑!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!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上,本就男多女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生育的优秀妇女,更是最宝贵的资源与财富!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匈奴还是乌恒,收继婚,都是广泛存在的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至单于(首领大人),下至牧民、牧奴,都生活在这种婚姻制度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顶层还好一些,可以得到很多资源,甚至有挑选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底层就惨了!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一个年轻的牧民,想要拥有自己的妻子与孩子,必须先熬死自己的父亲、兄长,然后才能继承他们的妻子与牲畜,生下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正常情况下,残酷的现实,通常都是,没有将父兄熬死,自己先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青壮们,精力旺盛,欲望爆棚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个日夜,孤枕难眠,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就已经让他们内心的野兽,难以自抑的暴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伟大的天子与天使,将福音带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杀敌立功,就可以得到一个甚至更多的带着孩子,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气味的女神青睐,成为一家之主,成为一个有后代的男人!

        这对这些年轻牧民的刺激,几乎不亚于当年商君的耕战制度对于秦人的刺激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还有着名为‘复仇’的情绪在其中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郎们!”独孤敬带着人,走在人群里,对着这些响应号召而来的亲戚们,振臂高呼,聚拢着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穿着汉军的甲胄,带着汉军的军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立刻就吸引了数百人围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使说了,在漠北,匈奴人有二十多万妇孺和数以百万计的牲畜!”独孤敬看着这些围拢过来的人群,用着乌恒话大声鼓动:“而现在,匈奴的那个单于,带着他的主力,在万里之外的天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挡在我们面前的,只有不过一万的匈奴骑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光他们,漠北的女人、孩子、牲畜,就都是我们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使说了,作战有功之士,大汉天子不吝赏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妇孺、牲畜,天子皆能许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况且,匈奴人这次主动南侵,他们在呼奢部做的事情,大家也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杀光他们,我们就会被他们杀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光匈奴人!”年轻的乌恒牧民们,激动的大声叫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人则欢呼着:“杀进漠北,抢女人、抢孩子、抢牲畜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疑,后者更能激发士气与战斗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,甚至只是想着,二十几万的妇孺,就已然忍不住流起了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幻想着,自己左拥右抱,幸福快乐的未来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鶄泽湖岸的一处高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越远眺着乌恒义从们的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嘴角微微抽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三天,在他命令下,诸水、南池和呼奢本身的青壮男子,不断汇聚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的现在,总人数已经超过了六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人数虽然增加了,这素质和战斗力,却是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,之前的乌恒义从们,还勉强可以算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缺乏训练,但多少懂得列阵,知道冲锋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来的这些,却都只是纯粹的牧民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是年轻强壮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作战?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概念里,大约就和打猎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乌恒人制作的军械,有多少了?”张越回头,问着续相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禀侍中公,如今已经差不多制作了数万支箭,此外,还制作了大量的木盾!”续相如答道:“另外,奉您的命令,末将将缴获的呼揭武器,也都分发了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听着,点点头,吩咐道:“这两日,续将军抓紧派人,教会他们简单的列阵和防御战术吧……“

        续相如听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针对乌恒人战斗力低下,训练不足以及缺乏默契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张越想了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是,将这些乌恒人从骑兵变为步兵!

        挑选强壮有力之士,成为盾兵、重步兵,担任第一线的防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他人则编为弓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,让他们骑马跟在汉家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到战斗,就顶上前去,充当肉盾和吸引火力的炮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汉军精锐,则担任预备队与攻击箭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做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这样一变,乌恒人还能发挥作用,还可以吓唬一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至于只会打酱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也能弥补汉军,缺乏近战攻坚能力的不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能弥补多少,那就只能靠实战证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刻,忽然,十余名轻骑,从远方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侍中公!”为首的军官,策马来到张越面前,翻身下马,禀报道:“前方斥候急报,在崖原北面,发现大股匈奴骑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总兵力至少是三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正在走出崖原,向幕南进发而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听着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匈奴人主动出击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我的战略欺骗做的太漂亮了?”张越挠挠头,却顾不得多想,立刻就问道:“他们的方位在什么地方?能不能让人去接近,了解他们的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禀侍中公,目前,敌军在崖原以北的牧场修整,前方斥候已经派人前去探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听着,立刻就道:“马上召集全军司马以上军官议事,再派人去请南池、诸水的贵族来旁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匈奴人的忽然举动,立刻就将战局推向了未知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崖原,只是汉室对其的称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匈奴人嘴中,此地被称为‘阏氏原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二十七年前,匈奴左贤王率领匈奴的左部主力,在此与汉朝的那个男人的精锐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杀的昏天暗地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万匈奴勇士的鲜血,将整个草原染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此地从此成为了匈奴的伤心原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四十五个骨都侯、二十七个大当户,以及一百三十多名孪鞮氏、兰氏、呼衍氏、丘林、须卜氏的宗种战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随军而来的阏氏,则尽数为汉军俘获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在战败之时,左贤王的阏氏,大义凛然,面对汉朝的凶狠骑兵,毅然自刎。

        匈奴人悲噩莫名,于是将此地成为‘阏氏原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七年后,终于又有一支直属孪鞮氏的精锐万骑,兵临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虚衍鞮勒马站立于山丘上,远眺着远方的幕南风光,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扬起马鞭,极目远眺,说道:“百余年之前,冒顿大单于,与东胡争霸,扬鞭鸣镝,跃马于此,追逐东胡残部,深入瀚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年后,本王率领大匈奴精锐,重临于此,追怀祖宗功绩,不禁唏嘘蹉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王誓将继承伟大的冒顿大单于与老上大单于的事业,令大匈奴再次君临天下,鞭笞万国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这个信心,也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回过头去,他看着那列着长队,整齐有序的进军的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胸中就升起万丈豪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姑衍万骑,全员汉械,使用的全部都是汉朝现役的最好的装备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装备了大量骑弩与手弩,使得他们拥有了与汉军一样的近距离投射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再会像过去一般,在近距离内被汉军忽然拔出来的骑弩、连弩糊了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除装备外,训练和纪律,也都是从汉军复刻而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李陵投降后,他亲自出马,央求李陵指导了这支部队的日常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这支骑兵已经‘几乎与汉军无异’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进军的时候,四千多骑兵,宛如一个整体,就像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整支军队,在草原上拉成了一个延绵十余里的骑兵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每一队列之间,都保持着紧密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后左右能够互相呼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这行军阵势,就已经甩开了几乎所有的匈奴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单于的亲帐骑兵,也不如他的姑衍骑兵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!”一个贵族,策马来到虚衍鞮面前,翻身下马,然后恭身拜道:“前方斥候,遭遇了呼揭的斥候,呼揭人问我们,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虚衍鞮冷笑一声,道:“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征服而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那些奴隶,给本王让开道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将血与火,死亡与恐怖,重新撒在幕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让汉朝人知道,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过去三十年,是属于汉朝骑兵的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战场上予取予求,压着匈奴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断挤压和压缩匈奴的生存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时每刻,匈奴帝国都仿佛走在灭国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打赢了匈河战役,全歼了汉朝的赵破奴兵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赢下了浚稽山战役,消灭了汉朝的李陵兵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在战损比上,难受的永远是匈奴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提,匈奴骑兵,在天山会战、余吾水会战,都只是勉强与汉军打成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竭尽全力,才得以阻止汉军骑兵,打击到自己的心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数不清的年轻人,甚至还没有结婚生子,就已经血洒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,匈奴国内都会出现大量的寡妇与遗孤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危险的时候,匈奴国内的妇女数量甚至比男人还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只能拼了命的生育,日日夜夜的播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这样,匈奴才能避免亡国灭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可怕的令人窒息的屈辱岁月,虚衍鞮已经不想再忍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扬起马鞭,趾高气扬的下令:“再告诉屠姑射,让这个下贱的奴才,滚来见我,伟大的姑衍山之主,天地所钟爱的孪鞮氏宗种,单于的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揭人不是说抢了很多东西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下贱的奴才,也该抢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乖乖的当他的下手,为他攻城略地,充作炮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那贵族深深俯首:“伟大的姑衍王啊,您的意志,就是我们的目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张越便得到了斥候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者是匈奴单于的弟弟,姑衍王虚衍鞮和他亲率的姑衍万骑?”张越得报后,立刻就来到沙盘前,仔细端详着,然后按照情报描述,将这支匈奴万骑标记在了距离盐泽以北一百五十里之外的崖原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其速度来看,最迟到后日早上,姑衍骑兵,就会不可避免的与我军正面接触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拿着尺子,在沙盘上量了量,然后就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兵的行军速度,在非战时是很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进入作战状态后,才会提速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匈奴骑兵没有马蹄铁,他们跨越崖原的时候,就必须小心翼翼的越过崖原和幕南之间的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七年前,漠北决战的时候,霍去病部,为了最快速度进入崖原,夺取弓卢水,一天之内就损失了上万匹战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上,除了霍去病敢做这样的决断外,没有任何人敢拿着宝贵的战马,当成一次性消耗品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张越很轻松就从距离上,做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上派斥候,绕开这支匈奴骑兵,深入敌后,去查探他们身后有没有跟随其他部队!”张越放下尺子立刻下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确认这支匈奴骑兵没有后援,或者与其后军出现脱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越舔了舔嘴唇,露出了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匈战争打到现在这个时候,汉匈双方彼此之间的了解,可以说都已经是相当深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张越很清楚,那位姑衍王和他的姑衍万骑,在匈奴国内是什么地位?

        若能在幕南吃掉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不提,那位姑衍王还是孪鞮氏的宗种,单于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能将此人请去长安做客,那便足以震动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再能以礼仪感化此人,让他深刻明白,只有依靠汉朝爸爸,世界大同与天下太平才能真正实现的真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定,便可以以他为棋子,让匈奴动荡甚至提前分裂!

  http://lulinbo.com/33_33962/27060860.html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lulinbo.com。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sw.com
pk10彩票平台网址 pk10计划 pk10开奖记录查询表 pk10官方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document.write ('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