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> 我要做门阀 > 第五百三十七节 金日磾(1)

第五百三十七节 金日磾(1)

        夜幕徐徐降临,张越穿着一身丝质常服,戴着一顶当世士大夫们最喜欢戴的爵弁,驱车来到了戚里的金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日磾虽然不是外戚,但是,因为其与天子的特殊关系,而被天子特赐可以住到戚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其实,只要金日磾想,他完全可以成为汉家外戚!

        当今天子曾经有意想要纳其女为妃,好让金家地位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样天大的荣誉却被金日磾婉拒。此外,张越还听说,当年天子甚至打算过下嫁一位帝姬给金日磾之子,同样被婉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都说,金日磾傻,拒绝了通天的青云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张越知道,这正是金日磾的聪明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他成了外戚,肯定要让出驸马都尉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可以因此封侯,甚至拜为九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却远离了天子,远离天子等于远离权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——刘氏皇族,从来都是一个漩涡,卷进去的人,固然能风光万丈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死的最快最惨的,也是这些外戚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不小心就是全家扑街,集体gg!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守着驸马都尉的位置,掌握宫廷宿卫武装力量,日夜侍奉天子,要权有权,要人有人!

        金府的门宅,不算豪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在戚里属于那种不起眼的门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没有过多的装饰,院墙也不高,倒是门口有一块勒石,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夷狄进至于爵……”张越念着上面的文字笑了一声:“看来,我与这位金都尉至少有些共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是张越送给董越的《春秋二十八义》之中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抄袭自何休先生的《公羊春秋解诂》,全文是‘所见世,治致太平,则天下远近大小若一,夷狄进至于爵。故曰:有教无类。又曰:洋溢乎中国,施及夷狄’。

        配合着其后的三世论,在儒家传统的夷狄观中算是别树一帜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在现在,哪怕是那些主和派的士大夫眼里,所谓夷狄大约也和两条腿走路的禽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主和,其实压根不是要尊重匈奴人的人权和生存权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已经说得很明白了——莫如和亲便。

        纯粹是因为经济利益和得失衡量,才懒得和两条腿走路的渣渣一般计较,打发他们点烂大街的丝帛黄金,送个所谓的公主,维系和平,然后集中精力来管好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在嘴巴上,无论谷梁还是左传都是这么主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唯有如此,他们才敢主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天下人喷都能喷死他们!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观点,其实类似后世米帝一度盛行的孤立主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渣渣们,打生打死,让他们去打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家子弟的热血和汉家臣民的赋税,应该用在汉家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关起门来,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不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确实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他们忘记了,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家若是放任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发展,迟早将自食恶果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诸夏民族,想要更进一步,想要主宰这个地球,就必须向外扩张和征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提,如今的西域和丝绸之路,已是汉室最重要的资源来源地和黄金输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丝绸贸易,汉家每年从西域甚至更远之地,输入大量黄金,令国家的金融得以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失去了这条每年能稳定提供大量财富的顺差贸易之路,国家的金融恐怕就要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张越抛出何休先生的这个主张,再配合三世论以及昭昭天命的宣扬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刻就在公羊学派内部引发了巨大的反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夷狄进至于爵的理论的提出,几乎就是汉室版本的门罗主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理论下,汉家和汉室天子理所当然的肩负着解救四夷,教化寰宇的神圣天职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天子王化,泽及四夷,让夷狄也能知诗书礼乐,更是士大夫们不可推卸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张越怎么想不到,金日磾居然成为了第一个如此旗帜鲜明支持这个理论的重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仔细想想,似乎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日磾出生不太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匈奴的休屠部太子,是霍去病的俘虏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初,是被作为战俘,带到长安,给天子养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金日磾生的很好,据说年轻的时候,身材俊秀,威武不凡,而且很有男子气概,在一众给天子养马的奴婢之中,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就被天子看中了,任命他为马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一路当过侍从、侍中,终于成为了今天的驸马都尉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今天子最信得过的亲信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想着这些事情,张越就走下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府大门,早已经敞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,见到张越,迎上前来,问道:“尊驾可是侍中张公讳毅阁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点点头,从怀里取出金日磾的请帖,递给对方,拜道:“晚辈后进张子重受翁叔公邀请,不敢推辞,冒昧登门,不胜惶恐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接过请帖,确认了一眼,立刻就长身恭拜:“侍中公幸临,我家主人顿感蓬荜生辉,乃与主母,早置牛酒,清扫门庭,具帐扫榻,恭候大驾,又令我等下人,早候门市,恭迎侍中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对方就再顿首道:“请侍中公入内,我家主人,已在等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连忙拜道:“在下惶恐,不敢当翁叔公如此盛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就在此人引领下,步入金府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入门庭,就见在前方,十余灯笼的映照下,一位身穿常服,留着美髯须的中年贵族带着十余家眷,在数十名仆役的簇拥下,笑着迎向张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寒舍简陋,门庭粗鄙,还望侍中公海涵……”他微微笑着,对张越拱手:“蒙侍中不弃,亲身登临,鄙人金翁叔,率阖府上下敬谢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越连忙恭拜回礼:“不敢!前辈请,岂敢辞?况明公盛情,令晚辈感佩至极!”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这一套上门赴宴、主人迎接的程序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汉家公卿们往来赴宴的标准流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千万不要觉得这很麻烦、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这是有血的教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魏其候窦婴和武安侯田蚡,为什么闹得最后你死我活,不能相容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因为一次宴会邀请,田蚡放了窦婴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田窦矛盾立刻激化,最终,一个被灭族,另外一个也不好过,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,精神崩溃,疯掉了!

        吃了这个教训,从此以后,汉季士大夫公卿们,在请客这个事情上面,就变得无比慎重起来。

  http://lulinbo.com/33_33962/22220175.html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lulinbo.com。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sw.com
pk10彩票平台网址 pk10计划 pk10开奖记录查询表 pk10官方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document.write ('');